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麥可思反響

21世紀經濟報道:大學生就業“東南飛” 泛珠三角人才吸引力最大

 

“報考哪所大學,地域是個重要考量因素,我有兩個建議:向東向東再向東,也就是以上海為中心的華東;向南向南再向南,也就是以廣深為中心的灣區。”在近日一場網絡招生咨詢直播中,中山大學招生辦主任薦志強說。

在薦志強看來,這兩個地區在經濟社會發展、社會包容開放方面優勢突出。“與其以后工作再來,不如現在讀書就來。”

現實中,越來越多的大學生流向泛珠三角、泛長三角地區,尤其是當中的新一線城市。IT培訓機構積云教育校長宋云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他們2020年前畢業的學員幾乎全部留在北京就業,但近年有30%左右學員前往南方一二線城市就業。

麥可思研究院近日發布的《2022年中國本科生就業報告》(以下簡稱就業藍皮書)顯示,新一線城市就業比例穩步上升,吸引力強的二線城市集中在珠三角、長三角地區。

特別是近兩年來,先進制造業接棒教育、互聯網等行業,成為吸納就業“大戶”后,制造業發達的珠三角、長三角地區更受到大學生歡迎。

高校吸納流入人才空間大

高考和應屆畢業生就業,是青年人才流動的兩大重要節點。

參加高考人數少,高校數量多,是眾多新一線城市的重要特點,這讓新一線城市在高考錄取環節就具有較大的吸納流入人才空間。

南京今年僅2.76萬人參加高考,但南京有51所高校,以平均每校招生3000人估算,招生規模超過15萬人。這對其他地方的學子來說,是個巨大的機會。

武漢的高校更多,達83所,其中本科高校就有46所。武漢每年的高校畢業生多達百萬,但2022年本地參加高考的人數只有6.35萬人。

長期以來,蘇州被認為是高等教育資源不足,當地只有25所高校,且只有蘇州大學一所“雙一流”高校。但近年來,蘇州在引進國內外高水平大學方面不遺余力,僅985高校中就有中國人民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西北工業大學等建立了蘇州校區。巨大的吸納空間下,蘇州本地今年參加高考人數實際只有3.37萬人。

可以發現,在15座新一線城市中,位于泛長三角、泛珠三角地區的南京、蘇州、杭州、寧波、東莞、佛山等地高校發達,但本地參加高考的學生人數不多。甚至在新一線城市內,都要少于鄭州、西安、長沙、成都、重慶等中西部城市。

在優越的地理位置、強大的財政支持、優秀人才加持下,一些新一線城市高校的辦學質量提升明顯,在考生中的知名度甚至超過了中西部地區一些傳統名校。比如,位于寧波的浙大寧波理工學院,其前身是浙江大學寧波理工學院,是傳統上在本三批次招生的獨立學院,但改制為公辦地方本科高校后,一些熱門專業在本一批次招生。

現在,合并本科批次招生成為趨勢,這更對學校品牌和競爭力提出挑戰。“現在一些位于東部沿海發達城市的高校辦得很好,合并錄取后,將更有利于這些高校招到高分考生。但對于那些地處不發達地區,或辦學沒有特色的普通高校,合并錄取后,招生壓力將更大。”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泛珠、泛長地區吸引力提升

泛珠三角、泛長三角地區對大學畢業生的吸引力也在提升。

麥可思研究院近日發布的就業藍皮書顯示,2021屆本科生畢業半年后,在泛長三角地區就業的占比最高,達25.2%,其次是泛珠三角地區,達20.1%。

結合各地區本科院校畢業生占比和畢業去向落實率來看,到泛珠三角地區就業的畢業生與本地畢業生人數之差最大,可見泛珠三角地區人才的吸引力最大,畢業生流入較多,其次是泛長三角地區。

對比之下,泛渤海灣地區的畢業生則有所外流,其畢業生占比20.5%,但畢業生在當地就業占比為18.6%。

就業藍皮書指出,本科畢業生就業重心下沉明顯。選擇在地級市及以下地區就業的比例,從2017屆的54%上升到2021屆的58%,更多畢業生選擇回家鄉工作。

而吸引力強的二線城市集中在泛珠三角、泛長三角地區。在珠海、徐州、金華就業的本科生中,外省籍畢業生占比較高,分別為54%、52%、52%,體現這些城市對本科生的吸引力較強。這或與當地經濟發展水平及產業結構有關。

值得注意的是,泛渤海灣地區的就業滿意度近年來持續位列榜首。2021屆畢業生在泛渤海灣地區的就業滿意度為77%,高于泛長三角地區的75%和泛珠三角地區的73%,后者的就業滿意度還低于東北地區的74%。

就業藍皮書指出,就業滿意度會受到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行業發展前景、工作環境及壓力等多方面因素影響。

在城市層面,就業藍皮書顯示,新一線城市就業比例穩步上升。

從近五年數據來看,應屆本科生在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比例穩步上升,2021屆本科生在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比例(27%)較2017屆(24%)增加了3個百分點,而在一線城市就業的比例從2017屆的22%減少至2021屆的18%。

杭州、蘇州、成都外省籍畢業生流入增長明顯。在杭州、蘇州就業的本科生中外省籍占比較2016-2018屆均提升了11個百分點,到成都就業的本科生中外省籍占比提升了9個百分點。新一線城市產業結構、就業生態、城市環境、公共服務等不斷完善,將持續吸引大學畢業生前來就業。

選擇在這些城市就業,收入是實實在在的吸引力。

就業藍皮書顯示,一線城市的月收入水平在2021屆為7332元,相比2017屆增長23%;新一線城市的月收入水平在2021屆為6048元,相比2017屆增長30%。雖然絕對值落后于一線城市,但增速高于一線城市。在剔除住房成本后,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本科畢業生購買力并不低于一線城市。

廣東省人口發展研究院院長董玉整認為,對于大學畢業生而言,新一線城市的優勢不言而喻,相對友好的房租房價,寬松的落戶政策和開放的人才政策,越來越多的優質工作機會,還有不錯的收入,以及性價比較高的生活成本等。

從中期發展來看,畢業三年后在一線城市和新一線城市的薪資漲幅均在70%以上。

不過,畢業五年后,雖然薪資漲幅都進一步擴大,但一線城市月收入達到14814元,與同屆畢業時相比漲幅達172%,新一線城市月收入達到11277元,漲幅達到167%。新一線城市未能反超一線城市,漲幅反而被反超。

制造業成保就業穩定器

泛珠三角、泛長三角地區及新一線城市的就業吸引力持續增強,除了與整體經濟社會發展有關,也直接與吸納就業的主要產業變化有關。

受環境形勢影響,吸納就業的主要行業景氣度波動較大。

就業藍皮書指出,教育業是應屆本科生就業量最大的行業類,“雙減”政策在2021年7月推出,教育培訓機構就業比例下降。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是應屆本科生就業量第二大的行業類,但中小互聯網企業就業比例下降明顯。疫情反復之下,一些服務業就業比例有所回升,但還有部分服務業就業受到階段性影響。

制造業則穩步發展,成為保障大學生就業的穩定器。尤其是民營制造業企業吸納了大量就業,畢業生聚集在電子電氣設備制造、機械設備制造、醫藥及設備制造等細分領域。2021屆就業比例達19.8%,同比提高2個百分點。

這些行業企業在東部地區分布更廣泛。就業藍皮書指出,2021屆在東部地區就業的本科畢業生中,服務于民營制造企業的比例接近20%,是在非東部地區就業畢業生的2.3倍。

“現在二三線城市產業轉型升級出現兩大趨勢:互聯網產業規模化,傳統企業數字化,因此對數字化人才的需求很大,很多畢業生看到這個機會,愿意下沉到這些城市這些企業。他們的月收入也可以到1萬元以上。”宋云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這是制造業吸納高素質人才的機會。多年來,年輕就業群體中很大一部分人拒絕工廠流水線,從事網絡直播等服務業工作,甚至“寧愿送外賣,也不進工廠”。

事實上,正處在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階段的先進制造業不僅需要產業工人,更需要既懂制造又熟悉數字技術的復合型人才。

就業藍皮書指出,近年來伴隨著制造業優化升級的持續深入以及數字、智能技術在制造業中的廣泛運用,傳統的行業邊界逐漸模糊,不同行業領域間的交叉融合越來越普遍,然而從畢業5年的工科專業畢業生對教學各方面的評價來看,前沿理念的融入以及跨學科學習經歷是其滿意度較低的方面。

重慶小康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興海近日就表示,應該進一步建立完善滿足先進制造業發展需求的人才培育體系。比如,精準開展菜單式培訓,鼓勵校企合作“訂單式”就業,逐步構建起與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梯度人才培育體系。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2022-06-24